墨痕枝

长谷部 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草酸盐溶液:

【为什么要偷偷吃掉我最后一个冰淇淋】

女审神者、画风跑偏、OOC注意

第一格姿势有参考。并不会画漫画……没有加台词希望各位能看懂

这玩意儿应该算乙女向……吧

题目大概是倒数第二格的审神者台词hhhh

担心看不懂还是写了一小段hhhhh

没啥文笔抱歉啦。

    审神者在走廊一角维持着蹲踞式起跑的
姿势。

    没过多久,期待的人物出现了,源氏兄
弟的声音由远及近,当看到二人的背影出现在自己前方时,审神者动了起来——像脱缰的草泥马,或者说像离弦的箭一样嗖的窜了出去,然后撞在了髭切的后腰上。

    事实上,高侦查的髭切在某个瞬间本能的感知到了危险,然而他没能做出反应。而一旁的膝丸,察觉到的时候已经晚了,于是“阿尼甲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的惨叫声回荡在了本丸中。

“这样做很危险的,兄长差一点就被您撞进手入室了!”

“……谁让他不吭一声就吃了我最后一个冰淇淋。啊,我控制了速度所以放心吧,我有心的话他可能已经重伤了。”

“根本没法放心啊!”

“嘛嘛,没关系啦担心丸。”

“是膝丸啊阿尼甲!”

“哈哈哈,好吧阿尼甲丸。”

“是膝丸啊啊啊!!”

“你吃了我的冰淇淋还哈。”

“唔……原来是你的吗,没注意呢抱歉抱歉。”

“下次我要在上面贴上纸条,再吃掉就让丫无缝远征一星期,至少给我留一半啊。”

之后去万屋的光忠和大俱利带回了新的冰淇淋,并得到了热情的欢迎。

再之后这批冰淇淋的最后一个被髭切吃掉了一半。

————————————————————————————

画了半长不短的一条……其实可以画更长但是画不动了hhhhh

婶婶人设快画完啦,边画边想这个正经的表情可能只会在设定图里出现吧……

趁着这几天还比较闲赶紧摸。

以及,画完才发现,髭切大佬,居然,完全没露脸。弟弟丸,也只有个,崩坏的表情。

emmmm……对不起【土下座

惊了 排版完全乱了赶紧改一下😓

评论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