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盡木

哲学九:

《与长谷部的十条约定》
第四条约定
(拿什么拯救你,sai的色差)
军训几天回来发现生疏的都不会画了(本来就手残系列)

碳牙子:

“茨木大人,他们都说我沉迷输出qwq”
“哪个腊鸡吾这就去弄死他”





欢迎来到邪教现场

藤四郎眷属的末席——前田藤四郎

破空寂:

平心而论,前田藤四郎,在刀剑乱舞这个游戏中,基本上是处于人气有点低,但也不是垫底的存在。
作为前田沼的婶婶,很想好好宣一宣自家的前田君,于是就有了这样一篇。
 
如果问不是前田沼的审神者们对前田的认知如何,大概是这样的:粟田口、欧短平野的疑似双胞胎的兄弟、掉率很高、可爱。
很准确,如果给前田打tag大概这些就足以定位到前田藤四郎这一振,而不是其他刀上。
不过似乎有第二个大家就知道是谁了(笑),前一阵子见到了很多把平野当成前田解掉,发现之后后悔不迭的婶婶。
前田和平野的外观真的很相像,我曾经想过其中的原因。二者的本体应该并没有双子刀的设定,虽然都在前田家呆过,但是经历是不同的,平野基本上没有在前田家呆过太长的时间,一直作为礼物送到不同的地方,而前田则是从被献入前田本家开始就一直呆在那里。
同样在前田家呆过的粟田口还有信浓藤四郎,但是平野、前田与信浓并不是那么像,所以这对我来说一直都是一个谜。
 
说完了外观,我们来说说性格。
曾经也有好好想过为什么前田的人气始终高不起来。
得出的结论是:设定普通(外表和性格都有,不过性格占主要原因),而且有和其他角色撞设定的现象。
不知道不是前田沼的婶婶们会觉得前田是一个什么性格的小可爱。一般来说为了更了解某把刀,除了第一眼给人的外表外,语音也是很重要的了解形式。因此为了让刀刀们说更多的话,我会特意把它们调为近侍。
偶尔也会给我意想不到的发现。
如果以前从未让前田君做过近侍,并且很想了解一下这个看起来很可爱但也很普通的孩子的话,可以把他调成近侍,听一听他的语音。
前田君的语音,基本上就是:音调平缓+敬语+主君+和平爱好者。
首先,音调平缓,就可以体现前田君的性格特点之一——随和而温柔。
这个设定,基本上看我的描述就觉得……太普通了。刀剑男士里随和温柔的存在真的不少,一期、石切丸、蜻蜓切、太郎,等等,虽然是不同的感觉,但或多或少就有点撞设定,至少不能作为独特的性格特点而被大家记住。
其次是敬语+主君。敬语在某种程度上体现了刀剑男士对审神者的尊敬,当然也有像龟甲那样很值得怀疑的存在(他叫主人真的不是含有某种暗示意味的意思么)。一般使用敬语的刀,而且对审神者从来都以“主”相称,像长谷部那样,一般的会被赋予“主厨”的定义,所以很多人也说前田是又一个主厨。这又在某种程度上和其他刀剑撞了设定,而且是长谷部这样的,更忠也更狂的主厨,相较之下前田这样平平凡凡的主厨真的缺少了某种可以牵动人全部心神,可以让人疯狂爱上的感觉。
和平爱好者。前田近侍语音是“和平是第一位的”,入队的语音是“我会守护好您的”,得誉是“总之是活下来了”,都是一种守护的态度,用设定集上的话来说就是“比起胜负,更希望主人优先考虑如何让自己活下来”。这是短刀的特点,大部分的短刀都不是用来作为实战刀,而是一种护身符的存在,而且就算像药研那样也是以守护主人而出名,因为有着这样的用途,刀剑里对短刀的设定也大多如此。
所以,前田就是这样一个存在,他有着很多刀都有的性格特点,虽然综合到一起也是独一无二的存在,但总感觉还是过于普通。
不过,前田就真的没有可以让人眼前一亮的的地方吗?
有的。
而且基本上可以说是唯一一个独属于他自己的特点。
 
“我叫前田藤四郎,长长久久,侍奉与您。”
我承认当初我就是听了这句话感觉瞬间被戳中心房的。
“长长久久”这样的形容,对于他们这些在历史中流传下来的刀剑来说,是难得的。
那些远赴盛名的刀剑,在漫长的刃生中,不知更换了多少主人,也正因此,他们的名声也越来越大,也越被世人所追捧。
从一而终,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别说是一个人,一个家族,就算是能平平稳稳地度过刃生,也已经是十分难得的了。
正因如此,稍微回想一下,似乎也没有其他刀剑说过类似于“长久”之类的话。
也正因如此,仅在这一点上,前田藤四郎与其他刀剑是不同的。
对于经历了许多次前田家的财物变迁都没有离开过,现在还收藏在前田育德会的前田藤四郎来说,他的经历,使得他成为几乎可以被认定为“从一而终”的存在。
这真的是巧合。在这里应该提一下,前田不是像大典太那样的存在,应该没有被重点保护过,所以如果在什么时候离开前田家被送出去也是正常的,比如说平野就被当做礼物多次赠送他人,最后被献上作为皇家御物。信浓、爱染,他们也都没有一直留存于前田家。
所以,被一直留存于一个地方,长长久久地侍奉在这里,也可以算是某种奇迹了吧。
是独属于前田藤四郎的,某种奇迹。
 
写到这里似乎可以结束了。
并没有什么特别想表达的东西,就是写了写我心中的前田,如果能让大家更了解他,甚至喜欢上他,那么我这些文字就已经发挥了足够的作用。
太久没写东西了,憋一篇用了一下午的时间。
如果以上内容有触犯您底线的地方,我在这里道歉。如果实在太过难以接受,请您提出来,我会适当做修改。
最后,在此感谢肯为这篇文章而花费时间看到最后的你。
以上。

未见殊途:

关于一期尼的会心一击台词,吉光の名は伊達じゃない!(吉光之名可不是虚名!)虽然知道“伊达”除了用作人名地名还有追求虚荣的意思,但不管听几遍还是感觉怪怪的,甚至眼前还浮现出政宗公的脸(手动笑cry)


这个时候就特别想带着话筒去采访一下伊达组的成员。


婶婶:请问大家对一期尼会心一击语音中,“吉光之名可不是伊达”有什么看法?


伊达组众刃:... ...(内心毫无触动甚至也不想笑)


不过“伊达”一词有虚荣之意好像还真是出自政宗公,据说是政宗公被家康公召唤时,家里的仆从穿的特别漂亮走在街上令众人叹服,所以就有了用“伊达者”来指代虚荣华丽的意思。(未考证,如有错误请帮我指出,感谢感谢)


婶婶:一期尼,快来再念一遍会心一击的台词~


17:......


伊达组众刃:......(内心超级波动甚至想要弑主)


注释:修改了bug。
吉光并非浪得虚名是会心一击的语音。真剑必杀的是我自身也不清楚自己现在是何表情。
感谢小天使指出,鞠躬。

一歧将臣:

宗三手撕鸟笼的真相……😂
(最后1P是想象中太刀版的药研)
#一棵白菜引发的血案#
#人设炸裂左文字#
#伊织关系毁于婶#
#防火防盗防烛台切#

R雨:

【神奇女侠/WonderSteve】

昨晚又睡晕过去今天来发一下lof

就是……一些简短的观影脑洞!! 如果觉得有刀那肯定是你们的幻觉……

图三的脑洞来自图5那个gif!


啊今天是父亲节 想画蓝爸爸了qaq

青兔:

多么希望,我们还能有多一点的时间,一起吃早餐,一起看日落,一起看落雪,一起看月光,一起再跳一支舞。
可是,我必须要去。


多么希望,一回身你依然在身旁,和你也像周围一对又一对平凡的情侣那样,来一个胜利之吻。
可是,走近了才发现,那只是年少时,你青涩的照片。细细地凝视,温柔地抚摸,你笑得那么灿烂,那么可爱。
突然发现,还未来得及对你说一声我爱你。


你是一个神,而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但我能帮到你的,我能帮到人们的,我一定会去做到,所以:
“我负责拯救今天,你负责拯救世界”
史蒂夫教会戴安娜的不仅仅有我爱你,还有我爱这个世界。
爱你,更爱这个世界。
来自天堂岛的戴安娜公主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神呢?爱与正义与一切善念。

GOR叔:

[授权汉化]

大太刀今剣的心脏攫夺!!

帅到窒息走路带风的三条组大佬们

苏到腿软

幼体三条是犯罪者的乐园

你说哪有这么帅的宅男这根本是欺诈

(是说うき画老毛画多了p9三明的发际线也… 

うき太太twi走https://twitter.com/arima_uki

关于爱与自由的闲谈

K.I.D:

在别人微博上看到的(@肝还在)


「言情里惯写男的多么多么爱女的(女的似乎是被爱打动的),其实是处于弱势地位的性别不敢交付自我、担心情感不平衡的表现,想要占据主导地位而预先减少感情投入,从文中看是“深情不悔的男主和幸运的女主”,跳出文本看是计算得失的功利心态和想爱而不敢不能的可怜。《打》这篇好在半点没渲染男主多爱女主,而重点是女主有多爱男主,这就摆脱了很多小言里的女性“貌似优势(被爱得多)却实际上是逃避欲望”的结构。女主角不是靠获得了多少男主角的爱来肯定自我的,她是靠“去爱”来树立起女性的主体位置的。」


太认同了。


以前上学的时候有同学被隔壁系的男生追了整整一年,各种冷处理对方也不放弃,最后终于被打动,就在一起了。很多女生都羡慕她,觉得被苦苦追求意味着此人很矜贵,我却觉得她好惨——如果你花了一年时间都拿不准要不要和某个人在一起,那就意味着你肯定不喜欢他,可你最后还是妥协(所谓被打动)了,简直是爱与自由的双重丧失。


我那时候理想的爱情是一见倾心,然后便毫不犹豫地表达,顺理成章地相爱。也许真是吸引力法则,后来我果然得到了这样的爱情。


记得对方第一次提议不如我们搞一搞的时候,我很快就答应了,他还有些意外,因为他预想中女生总会在这种事上忸怩一下。我说就算以后我们没有在一起,想到和你做过爱,我也会很开心的,所以就不摆什么姿态了。后来他说觉得我挺酷的。


放到同人文里,我也非常不喜欢用主动/被动,强势/弱势来区分攻受(假如真有这么严格的分类的话)。无论是什么样的性别定位,一个知道自己要什么,敢于去要,并且能够承担后果的人,都是最可爱的。


另外经常看到女孩子纠结自己喜欢的人父母不喜欢这种问题,我的回答一律是当然要选自己喜欢的。爱有时确实比较缥缈,那至少可以把自由抓在手里。


但是我发现很多人听不进这个道理,依然要无休无止地纠结下去。最近我终于想通了,无论选择什么,都存在选错的概率,选择别人喜欢的,至少将来不必承担“你怎么那么蠢”的责任。只有敢于把自己的错误承担起来的人,才配享受自由。以后我再也不给不敢担责的人任何建议了。


同样再回到同人文,另一个我非常不喜欢的情节就是“反攻”。


我觉得无论攻受(again,如果真有这么严格的区分的话),都应该是为着喜欢这种角色才选择这种角色的。攻因为可以操别人而沾沾自喜固然像最恶劣的直男癌一样作呕,受不甘被“压在下面”而时时想着“反攻”也同样可悲可怜。


都什么年代了,希望人们可以真正喜欢自己,喜欢自己做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