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痕枝

长谷部 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主压切】且听风吟(三)

山中焦木:

第三章


 


本丸建筑在时空缝隙之间,由灵力修筑的土地也有养育生物的能力。樱花依靠着雨生的灵力,得以稍微延长一下花期,但无法改变它是切实栽下的活物的事实,最终还是会凋落。雨生特意划了一片地,只种樱花,林间修筑长廊,做春日观赏之用。此时风动花落,樱粉的花瓣零零散散地铺进长廊之中,当真有“十万狂花如梦寐”的意境。


不过此时廊亭中对坐的两人都没有赏花的兴致,是雨生和三日月宗近,他们对眼前的棋局更感兴趣。林间只闻清脆的落子声,这两人对弈时并不多话。


棋盘上黑白两色交错,白如清风流动,刚柔相济,柔能点入敌阵了做试探,刚能与黑棋争地攻逼其弱子,路数缥缈不定,难以猜测。黑似山峦叠翠,任凭对手如何挑衅引诱,自顾腾挪治孤,巩固阵地,无缝可入。方寸之间似乎和谐,实则暗流涌动。


歌仙的棋风霸道善攻,喜好速战速决,从布局时就流露狂气。他称要如樱花散落那样的气势,雨生更乐意认为那是如他名字由来般,果决斩杀不留情面的胆魄。因此雨生是决计不敢让他先手的,即使如此还不时会被歌仙那激进的战术带得有些心焦气燥,通常一局下来,比打了一架还累。


三日月的棋风要稳重得多,他布局循规蹈矩平淡无奇,但至中盘时便会惊叹于他严密的计算和惊人的大局观,可谓是重剑无锋。雨生与三日月经常打成持久战,因两人都是隐忍不急躁的性子,即使雨生偶尔剑走偏锋出几手意想不到的险招,三日月也能应下。


雨生说不好更喜欢哪一位棋友。


“您近日怎不去调戏那位了?”三日月宗近开口道,眼中新月浮现的付丧神进退有度,不僭越,也不疏远,分明有探询主公私事之嫌,又因他这种无意细查只随口一问的态度不让人生厌。


雨生从棋局上分神,看了那位一眼,哑然失笑。他摇了摇头道,“你知道这招不好用,宗近。”每当两人战到将近平手时,三日月就会找点可讨论的话题跟雨生说,屡试屡败,屡败屡试。


“哈哈哈,闲聊而已。”被识破意图也不立刻供认,而是笑了两声敷衍过去。


“不想把多余的感情强塞给他罢了。”雨生拈子在指尖来回捻着,垂眸似乎是观察局势。三日月含笑看着他装模作样,掩在眼睫下的黑瞳分明柔情流转,哪有思策谋略时的冷静,显然是心往他事去了。


思考好了,雨生落下一子,叹道,“但做起来又是另一回事了。”


雨生只偶尔提到他自己的事,多数是被问及才回答。三日月看着雨生才开始一直带着的藤花耳饰,联系其近日种种,也猜得到几分,回道,“您心有好乐,有忧患,有畏惧,心不得其正。心不正,意不诚,纵是知也难行。”


“你的确比我看得开。”三日月幸免于那场烧尽了一切的大阪城之火,一期一振也好,骨喰藤四郎也好,除了这些失忆的,更有死去了的,轮回后新生的,这名付丧神独自背负着众多回忆,在千年的孤独间反而被磨砺得越发从容淡泊了。同故人重逢时又会流露出怀念的情绪,犹如月光般明亮温柔,不会给他人带来烦恼,雨生最喜欢他这样洒脱又深情。


他会拿三日月的处事态度反思自身,但在此事上又有不同,只因长谷部不是失忆,是从始至终未曾见过他。这点在这十几天之中,雨生已经有了清晰到伤感的认识。


“您指什么?我只知道您心不在焉,大势已去了。”他掩唇笑着。雨生闻言再仔细观来战局,短暂地“啊”了一声。


他未有揣测到三日月的意图,次序节奏已失,几步间局势是大大地朝对方倒去,雨生从现况再想前面几着,只有“不怕死”能形容了。三日月略有自得地道,“我这招如何?主公。”


雨生默了思索着可挽回局面的一着,将棋子一下一下有节奏地轻轻敲在棋盘上,茶水中的落花被不时拂起的微风吹动得轻微浮动。雨生最终将棋子放回盒中,摇头笑道,“是我输了。”


雨生顺着三日月看往他背后的那道视线看过去,蜂须贺朝他二人走过来,于十步处跪下禀报道,“主公,紧急战报。”


“辛苦你了。”雨生朝蜂须贺伸出手去,近侍得到许可,近身上前将纸质文件递送过去。雨生一边翻阅,蜂须贺一边把内容重点报给他,“这支敌军来源不明,有明显篡改历史之意图,战斗力比起目前遭遇的任何一支朔行军都强,似乎有战术这类意识的存在,技术部还在进一步分析确认中。正在向各时间点扩散,每个本丸就近歼灭,如有余力,最好带回战俘。”


雨生脸色严肃下来,在有记录的战役中对敌军的评估甚高,战况不容乐观。正有一小支部队往雨生负责的时间段,即将抵达一个历史时间点,他短暂地吐出一个词。


“夜战。”


蜂须贺当下建议道,“我认为不可,以短刀们的实战能力与之对抗实在勉强,即使是夜战,不能怀抱侥幸。”


“吾上阵,换一振打刀入队。”雨生一边点头同意他的观点,一边坚持自己的决断。因为传送门能传送的额度有限,上限是六人,如果审神者要参战,那么他的战力得足以抵一名刀剑男士才划算。审神者入职前,会有实战考试,通过了的便有实战许可证,允许加入战斗。


“……这是冒险得多的方案。”这个冒险不是指雨生的战力不足,他是雨生的初始刀,初期时有很长一段时间是只有他二人出阵应战,蜂须贺是本丸之中最了解雨生的战术风格和战力下限的刀。


他意指雨生打算带上阵的变数极大难以掌控的刀——


压切长谷部。


雨生心领神会道,“是。但是他的敏捷度和隐蔽性因一些因素有很大提升,这也是最适合的选择。”即是长谷部有着打刀的生存打击能力,又有短刀级别的敏捷和隐藏,加强的听觉能勉强弥补一些侦查度。


“先不论没有契约的刀剑是否有忠诚度可言,眼盲是他的优势所在,同时也是他致命的缺陷。更何况,这支队伍的行军走向……”蜂须贺仍不退让,长谷部若在战场上叛变,雨生便暴露于敌我双方之中,实在危险。


蜂须贺话说一半停了,雨生便接过话头道,“直指本能寺,这都不是足以放弃最佳阵容的理由。”雨生不至于对长谷部有特殊感情在大事决策上失误,如此坚持,一是夜战中短刀的战力大幅提升,雨生和长谷部辅战,定有奇效;二是即便直视过黑暗,长谷部仍然在这里,仍然选择了正确的一边,雨生不怀疑他的信念。


“一经失败,必定致命。”蜂须贺皱眉道。


“目前统计的日战胜率和伤亡率你看了吗?我带队可以将其压至平均线以下。”由于审神者们对于新出现的敌军没有经验,胜率奇低,全员重伤,六人队至少有一人阵亡,这只是平均值,因此全灭都是有可能的。对此强敌,还没有人敢尝试夜战。


蜂须贺不敢说“您是主将”这样的话来,那定会惹恼了雨生,于是看向三日月宗近,向他求助,指望他能一起劝说雨生改变主意。


一直在收拾棋子的三日月接收到了蜂须贺的视线,他沉吟了一下道,“我倒是觉得不妨一试。”


蜂须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两人,无话可说。


“时不我待,虎彻。”雨生安慰道,式神将刀帐奉上让他点兵,“平野藤四郎、厚藤四郎、药研藤四郎、小夜左文字、压切长谷部。通知他们备战,戌时出阵。”蜂须贺知雨生意已决,只得领命退下。


“虎彻,至今为止我的战斗评价统计如何?”雨生在蜂须贺起身时将他叫住。


“97%的S级等评,无A级以下等评。”蜂须贺如实答道。


雨生朝他点了点头,“去吧。”付丧神的表情好歹是有几分柔和了。


 


梅花,红色的梅花开在本丸冬日的庭院里。长谷部回想起那个男人才将他唤醒之时,男人绷着的唇角自然勾起的同时,溢出的强大灵力令满院红梅在那一刹盛开。又是这里,长谷部想,他打算闭上眼睛。


但他动弹不得,他发现他只是一粒雪。


当他意识到这一点时,花瓣开始纷纷落下,一片一片散落在雪地上。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静静欣赏着花瓣飘落的姿态,好像自刀尖滴落的一滴血,长谷部迷迷糊糊地想,血的话很好,妨碍主人的逆贼之鲜血更好。不对,已经没有主了,长谷部又恍然醒悟。


这花雨不会止息,甚至有越演越烈的趋势。


够了,等等,长谷部在心里大声阻止道。


花瓣的遮挡逐渐将光线夺去,将空气夺去,将声音夺去,将一切夺去。最后长谷部完全被掩埋了。


长谷部透不过气来,他只是一片雪花而已,但他就是会看不见东西,觉得透不过气来。梅花雨还在下,长谷部知道,他身上越来越重,那不是花瓣该有的份量。


风不知道是哪来的,那如血水般的梅花海能透风进来吗,长谷部还是喘不过气,只是微风而已,所带来的空气根本不够呼吸。


与风同时出现的铃铛声就在耳边,声音大但朦胧,似乎又很远。


叮铃……叮铃……


长谷部是在那只手碰到他肩膀的一瞬抓住它的,他坐立而眠,因此反击足够快。他捏着侵犯者的手腕将其按倒在地,膝盖抵着那人胸口,另一只脚踩住未被拘束的那半边胳膊,呈半跪状。


长刀还未出鞘,长谷部将本体插入那人脑袋旁的土中,无声威胁着,任凭周身警惕和敌意越来越浓。


雨生在拍醒长谷部时完全没想到他会突然攻击,他不是职业的战士,没有时刻紧绷着的神经。被刀剑摁在地上,后背被磕得生疼,闭了闭眼等视力恢复。长谷部近在咫尺,身体遮住了黄昏的落日,周身刻上一圈光,下颌轮廓显得更加锋利。


不合时宜,但雨生仍想感叹,真漂亮。


“冷静。”


平稳温和的灵力从长谷部的刀鞘底部传至指尖,安抚了付丧神的情绪,长谷部在意识清明的同时,又被另一个事实击倒。


他只差拔刀划破雨生的脖子。


长谷部怔愣了一下,连忙从雨生身上下来,后退了两步。突然想到自己不该站着,于是立马跪下。“抱歉”这个词对于此事太轻,长谷部不知说什么,只能等待雨生发落。


他不介意雨生拒绝收下他这振易主的刀,但不等于他潜意识里不想重新有归属。而且雨生并无亏待过他,长谷部没有理由对他刀剑相向。


他这几日太自由了,自由得让他想起刚被送到黑田家的日子,那快要生锈了的无聊感,和死去几乎毫无差别。自由意味着可以主动规划自己前进的目标并要对自己的行为有能力负责,刀剑恰恰是最不需要自由的存在,他们需要被使用,被用来战斗。


他才被纳入一场战斗计划中。


雨生撑地站起,长谷部听着他拍落衣袖上的灰的声音,然后雨生带着责备的语气说,“谁教你这样战斗,真不像话。若你力气不如我,定被反压。”


长谷部开始怀疑自己的耳朵也坏了。


“这是你作为武者的失误。”雨生看到长谷部的不知所措,继续说道。


长谷部不为所动,依旧离雨生极远跪着,“我现在可是有实际行动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说出了这句话。没有人喜欢受罚,但对于长谷部来说,判决有偏颇更让他难以接受。更何况,雨生是为什么会说这样偏袒意味极重的话,他猜了几分……


“奇怪,比起听令,你似乎更喜欢听罚?”雨生笑问道。


长谷部被自己的猜想弄得有点烦躁,“我不是他。”他要指明这一点,雨生似乎一直把他当作曾经的某个旧人来看了。


“事有轻重缓急,我也不是他,不要主观揣测我。”雨生收敛了笑意,用了强硬的语气说道,“到我身边来。”


这语气不容长谷部违抗,他稍微挣扎了一下,还是拾起刀往雨生的方向走去,在他面前跪下来。


“此番战斗非同小可,比起把你扔进刀解池里烧掉,我更需要你的协助,能明白吗?”长谷部认真地点头应下,比起刚才要听话得多,雨生也是非常无奈,“我会参考你的战功来定罚,可否把刀借我。”


长谷部略微迟疑了一下,本体对于付丧神是非常重要的存在,断没有随意给人的道理。


“你和我之间还没有契约,所以需要在你的本体上写咒,建立临时的连接。否则作战时会很麻烦。有疑问吗?”这是雨生来找长谷部的目的,见他似乎做了噩梦才拍醒他。


“没有。”长谷部将本体抽出,与眉齐平奉上,雨生郑重地双手接过。


“我的血可能有点凉,感觉奇怪的话稍微忍耐一下。”


又来了,长谷部感觉到本体被雨生握在手中,如那日他碰到刀柄时那样,雨生的虎口因为长期用刀而磨出的茧子让他感觉非常舒服,甚至有战意升腾。刀体上沾血的同时,长谷部感受到有灵力从四肢百骸流过,风在周身盘旋着,风速越来越急,最终长谷部感受到这些风似乎是一股脑涌进了他的身体。他喘着气感应着雨生,体内同源的半股灵力因为这个感应变得非常活跃。


“我现在在用灵力传输跟你说话,听得到吗?”雨生一边将刀还给长谷部一边测试,夜战中潜行是很必要的一部分,为了避免暴露位置,所以是不能交流的。但是不交流又不行,于是便有了用审神者与刀剑之间的灵力联系做纽带,进行心灵沟通这样的技术。


“很清楚,不过……您要一起出阵吗?”长谷部归刃入鞘,他也有过和审神者共同作战的经历,刀剑自己出阵并不需要和审神者建立如此紧密的联系,长谷部猜想雨生是要带队。


“是。”雨生确认道。


“这很危险。”长谷部回忆起了一些经历,这是过去的经验,也是普遍的事实。如果他是和其他刀一起出战,不需要考虑到会受什么伤,尽力战斗便是。但雨生也要加入就大不相同了,因为眼盲,现在的他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在战场上顾及到雨生的安危。


而且雨生刚才被他一下按倒在地上,让长谷部更加确认了雨生是辅助型的审神者。


“是很危险,因这和曾经任意一场战斗的强度都有所不同,而且基于我制作的护身符无法作用于你……”雨生先要让长谷部意识到事态严重性,自己有把握能把队员都带回来,前提是他的战士信任他这个主将,“所以,这次出战本能寺——我不是要给你压力,长谷部,你得完全听从指挥,全力配合我。”


长谷部还想说点什么,话到嘴边又放弃了。雨生见状道,“刀剑本无眼,长谷部,去准备一下吧。”


不是什么温柔的安慰语,长谷部感到雨生身上不停输送过来的灵力,像风一样卷着他的身体,他被那微风轻轻包住了。“拜领主命。”于是他如此回道。


戌时已到,本丸无论是否在作战队伍中,所有的刀剑都来到了本丸中的藤花下排列整齐,传送门一般是在这里打开,他们为主上送行。


夜空中明月高悬,石灯笼中灯火摇曳。雨生将狩衣换成了便利的战斗服,背着箭筒和弓,他先跟队员确认过刀装和御守的配备后,才最后检查了自己的箭。由于不能改变历史,所以一切高科技武器是不允许被使用的。除了弓箭,雨生身上能用的便只有一些暗器和护身的近战军刀。


长谷部有些拘谨,他和这个本丸的刀剑们基本上没有交流,雨生似乎感受到了,输送了些灵力安抚他。


打开传送门前,雨生突然想到了什么,“光忠。”


“在。”被点到名的长船派太刀往前迈了一步应道。


“我回来要吃芝士蛋糕、提拉米苏、黑森林、巧克力慕斯、焦糖布丁、马卡龙配抹茶奶茶。”雨生嗜甜,本丸掌勺者现在为了他的健康正大力纠正他的饮食习惯。这句话将有些沉重的气氛缓和了下来,连本以为要交代什么本丸事务的分配的长谷部都不禁莞尔。


“非常会挑时刻,但是不行。”烛台切无奈地笑着,义正言辞地拒绝了他。


“你真专制。”雨生一边回道一边打开传送门,看起来也不是特别坚持。


与障子门外观别无二致的门凭空出现,白光从门的另一侧投过来。


“识别到审神者。”毫无感情的机械的女声响起,使用传送门需要做记录备案,因此检查也非常严格。雨生将手按在门上,进行身份确认。分析完毕灵力,与数据库中的档案对比,门向两边拉开,“检测完毕,确认战斗资格。欢迎您,未济少佐。”未济是雨生的代号,少佐是他的军衔。


雨生率先跨入门中,付丧神依次进入传送门。他听到自背后传来的,付丧神们齐齐跪下的声音。


“祝您武运昌隆。”,送行声随着传送门的关闭消失在另一头。


 


(TBC)


 


*又是控制不住自己疯狂苏儿子。


*长谷部os:想惯着他给他吃甜食……(不)


*正在前往本能寺……(雨生:你们随意,我选择半藏)


*实战审神者有雨生这种强力的攻击型(不过因为疏忽大意被小瞧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也有长谷部前任那种万能的辅助型。顺便一说前任还有六十秒到达战场。


*下章团战,慢慢地更

评论

热度(48)

  1. 墨痕枝山中焦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