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痕枝

长谷部 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刀剑乱舞 不要怂,就是干

庆杯:

这是一个怀疑人生的混血夜兔因为种种原因接手了一个暗黑本丸,开始了没事搞事,以暴制暴,不怂就是干的故事。


又名


#我是谁,我在哪,我干了什么#


#你有本事揍刀剑,你有本事晒太阳呀!#


#你到底是兔子还是泰迪!#


#今天也来一起愉♂快地重塑三观吧!#


我说这文其实是治愈向HE,你们信吗(渣作者其实心里有点虚)?


CP不定,但无论如何,男主一定是攻。


【请务必仔细阅读以下提示】



  1. 男审神者,接手暗黑本丸时处于三观不定的心理重建期(有病没吃药),所以非常人渣


可能存在碎刀、暗堕、强制性夜伽、调教折磨等情节


由于是夜兔和人类的混血,男主的武力值就是金手指。


男主大写的苏。



  1. 私设如山,人物OOC。

  2. 渣作者更新不定,并且没有存稿_(:з)∠)_。


不能接受以上注意事项或者阅读过程中感到不适,请迅速撤离么么哒~~




第十二章


  “大人……”烛台切有些不知所措“发生了什么事吗?”


  “……没有。”夜兔面无表情地站起来,“东西都先放在这里吧,明天装修队来的时候再一起搬走。”


  算了,月兔就月兔吧,万一他向时之政府解释完之后,这群脑洞大得吓人的家伙把他的家纹改成UFO的形状怎么办?


  害怕。


  “不知不觉就错过了晚饭。”夜兔转向加州清光“我去随便做点什么吃吧。你想吃什么?别点太难的,就在炒面和炒饭之间选一个呗?”


  加州清光有些惊讶:“您竟然会做饭吗?”


  “做饭是一个人生活的必备技能吧?总不能顿顿点外卖啊!”加州清光难得流露出的情绪让夜兔忍不住想进一步强调一下自己的水平“手艺多好谈不上,但是为了不把自己饿死,在这方面姑且还是下过功夫的。要不是今天时间紧张,清光想点难一点的菜也是可以的哟。”


  “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晚饭的工作就请交给我吧?”跟在夜兔青年身后走向厨房的烛台切试探性地开口“毕竟在这座本丸里,我算是最擅长料理的。”


  然后烛台切就看见夜兔突然回过头,亮晶晶的眼神像是在发光:“可以点菜吗?”


  “……当、当然。”明明只是做个饭,为什么感觉像是答应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夜兔带着加州清光飞快地在厨房里腾出一小块地方,坐在旁边托着下巴看着烛台切忙活。


  教科书般的求投喂姿势真是令人敬佩。


  也许是实在受不了夜兔探照灯一样的眼神,烛台切先是把晚餐富余出来的烤鱼重新热了一下当成前菜,以分散青年的注意力。然后同时起锅,快速地将青年要求的汤面和青椒炒肉做了出来。


  “好快啊……”夜兔看着眼前热气腾腾的饭菜,语气有些发飘,只顾看着,迟迟不下筷子。


  “本就不是什么困难的要求。”烛台切低头准备着最后的配菜,非常简单的腌菜,只是需要切一下。


  “我开动了。”沾光得到了烛台切小灶待遇的加州清光就干脆多了。


  夜兔也安静地吃起来。


  烛台切一边切着,一边分神去看夜兔,看见他低着头,情绪有些低落的样子,不由问道:“不合胃口吗?”


  “没有啊,真没想到烛台切做饭居然这么好吃啊!”夜兔抬起头,眯着眼睛笑“我刚才只是在想,这么看来我昨晚抱烛台切的姿势错了。”


  烛台切手上动作一顿,然后若无其事地顺势放下手里的菜刀,把配菜码进两个碟子里,一手一个端了过去。先是放下给加州清光的那一碟,然后用空出的手撑在桌面上,微微弯下腰,金色的眼睛注视着夜兔,露出一个带着谦卑媚色的笑容,用色气满满的轻柔声音说道:“那么,大人想要用什么姿势抱我呢?”


  烛台切心里清楚以前的那位审神者对他这幅模样总有一种复杂的态度。记得上次他为了大俱利伽罗的事而拿出这幅作态,前任审神者当即就甩了他一巴掌,惯常骂了些不堪入耳的话,就直接把他拽进了“娱乐室”惩罚性地好好玩了很久。


  虽然审神者看上去十分恼怒、手段也更加令人难熬,但是既然所求之事能得到应允,付出相应的代价,姑且也算是值得。


  歌仙兼定已经重伤躺在手入室一天了,即使有着药研藤四郎的极力维持,可终究不是个办法。


  “我昨晚不应该抱你小腿来着,我应该抱你大腿。”


  夜兔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说完只看了烛台切一眼就继续低头吃饭,完美地避开了烛台切的眼神和笑容,实力诠释了什么叫被抛媚眼的瞎子。


  烛台切愣了一下,一时间不知所措。


  “能再给我摊个蛋吗?”夜兔悄悄往后移了移碗,离烛台切稍远一些,抬头商量道。


  为什么会觉得对方的样子,有点像在护食的动物?


  烛台切抿了抿唇,依言抬起身走回去。


  “加州清光,你明天有被安排出阵或者内番吗?”总算是对付过去了的夜兔在心里默默松了口气,转头说道。


  “出阵和远征都要听从您的安排,所以在您的指令下达之前所有人应该都是待机状态。”


  “这样啊……那你明天近侍?”夜兔询问道。


  “是。”加州清光毫不犹豫。


  听到这个回答,夜兔微微笑起来,眉眼间明晃晃的开心满意。加州清光小心翼翼地瞟了夜兔一眼,握着筷子的手顿了一会儿才开口:“歌仙先生做的料理也很好吃。”


  夜兔差点笑出声来,抬眼看了看眼前只是煎个蛋,却神情认真、目不暇视,表示自己毫不在乎、绝对没有串通合谋的烛台切,好想告诉他这才是诱惑自己的最佳方式。


  不行,要忍住,不能崩了人设。


  夜兔看着紧张的两个人,淡淡问出一句:“每个歌仙兼定都很擅长料理吗?”


  加州清光低下头。夜兔本并没有指望他会回答这种问题,问出这种话纯粹只是一肚子坏水儿在作怪。可是出乎意料地,短暂的沉默过后,就听见加州清光轻声回答:“应该是的,大人。”


 加州清光回答完这一句,就没怎么继续吃,不一会儿就放下了筷子,没有再多说半句。就连烛台切也没有再试图为歌仙兼定求情,把做好的食物端上来就站到了青年身边。


  “这就……这样了?那我是不是玩脱了?”青年心底十分尴尬,反映到神色上自然就收了笑容。


  于是在这种诡异的沉默中,夜兔用飞快的速度吃完了这一餐,对屋里的两人说了句:“你们早点回去睡吧,我自己认路。”就拿起自己的伞快快的溜走了。


  夜兔说自己认路,倒是没有错的。来这里的第一天,他就从歌仙兼定那里拿到过本丸的地图,更何况手入室这地方,这几天他来得比自己卧室都勤。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当摸黑一间间拉开手入室大门的时候,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好像不是来干好事的。


  简直委屈。


  夜兔很快就找到了歌仙兼定。昨天打完的时候他状态很不好,所以也就并没有查看歌仙兼定的伤势。


  比想象中的要严重得多。身为高练度的打刀,竟然连别人已经坐到了眼前都不知道。


  “醒醒。”夜兔找了半天,挑了一块没有什么伤口的地方用伞尖戳了戳。


  歌仙兼定顺着夜兔的力道歪了歪身子,立刻牵动了伤口,呻吟着清醒过来。短暂的迷茫之后,看清眼前人样子的歌仙兼定立刻咬住了下唇止住喘息。


  早知道我就不找那么半天了。


  夜兔平举着伞,面无表情地和歌仙兼定对视了一阵子,


  “清醒了?脱衣服。”


 



评论

热度(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