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痕枝

长谷部 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刀剑乱舞】解压教室 18

甘党:

*暗黑本丸设定有,男审


*啰嗦向,苏苏苏,各种警告


*四舍五入4000字一更,没爱了,就知道催我填坑(手动再见)。


前文还记得吗?来,都戳目录回顾一下……




目录





———————————






万屋街区,2010s支路。



现世中七月底已经是热到可以自燃的天气了,相比之下,万屋街区的人造气候显得温和许多。




蔚蓝的天空和洁白的云从拱形玻璃上透射进行人的眼中,整条支路都被通上了冷气,但在阳光底下还是会感到曝晒和灼热。




白天街上的人没有晚上那么多,基本上都是拎着大包小包的付丧神或者式神。穿着标准服饰是审神者很少,大都是挂了点什么遮脸,身上穿着夏季凉快的短袖短裤或是裙子。




七月份,2010s支路开了一家新的小吃店,名叫“猫屋”。是一家以卖日式点心和和食为主的店铺,店主是一位四十多岁的阿姨,据说年轻的时候在时之政府的编制下就职过,如今膝下也没有子女,干脆在万屋街区住下,开店维生。




店内的装潢采用复古设计,在门口挂着写有“猫屋”的红灯笼,在侧对大门的地方摆着一张无靠背的长凳,上面铺了凉垫,长凳后面还立了一把能罩住整条凳子的红伞。



有伞遮着,天气还不算太热,三位付丧神接过店员端来的盘子,坐在阴影下的吃点心。




在啃了两天快餐店以后,他们总算是停下了一点也不健康的聚餐活动。




他们放松的坐在小吃店外的木椅上,人手一串油豆腐,咀嚼声此起彼伏。




清一色的高稀有度高颜值,加上槽点满满的刀拵,让进店的人们都暗暗怀疑他们是老板雇来吸引食客的看板郎。


 


事实不过是三日月宗近被山田勒令在油豆腐招待券过期之前把它们全部用掉。


 


三日月宗近面不改色,把几十张招待券一股脑塞进衣服里,并在心里为自己和一期一振点了个蜡。对此小狐丸倒是喜闻乐见,但若是天天吃,还是会感到腻味。




焦黄色的外皮有一点脆,撒上恰到好处的调味粉,香气扑鼻。四块糖糕大小的油豆腐被竹签戳成一串,在人工光照下诱人的色泽。凑近带点孜然的油豆腐,咸咸的味道落在舌尖,又顺着喉咙滑进胃里。




小狐丸随意地坐着,转动已经吃完油豆腐的竹签,目光散漫,一个个路人走进他的视线又离开。




过去的回忆像是突然想要浮上水面的鱼,用嘴轻轻触碰平静的水面后,有沉寂在无声荡漾的水波下。面对三日月的询问和眼中淡淡的关心,小狐丸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他已为过去立碑,又何必再挖开掩盖在上面的黄土?




现在的审神者很好,本丸里的大家也很好。这样就足够了。




但是他想帮助三日月宗近,所以避开了那些“无关痛痒”的记忆,告诉三日月暗堕者要放下“执念”。




一期一振也说,暗堕的付丧神无法单纯依靠外力净化,如果他们不愿改变被污染的状态,做什么都没用。




一期一振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紧紧锁定了三日月宗近,语气似乎意有所指。




三日月本体上的咒文可以封锁黑暗的灵力,隔绝那些冰冷的气息,毫无疑问小狐丸和一期一振都不知道三日月是暗堕者。但是他们能感受到,掩藏在三日月微笑下的危险,仿佛隐藏在密林中的陷阱,看似平和却危机四伏。




特别是深刻体会过被黑暗包裹的一期一振,越是接近三日月越是觉得异常。偶尔瞥向三日月,恍惚间,他觉得有藤蔓一般的黑雾缠绕在三日月的左手边,攀附在腰上。心里一惊,仔细看时却什么也没有,理智也告诉他三日月宗近很正常,并没有暗堕。




听到一期一振的话,三日月宗近没有回给他任何一句话。看着一期一振皱起的眉头,他状似随意的笑了笑,便轻描淡写揭过了一期一振隐藏在质疑下的疑虑。




*




总算解决掉了厚厚一叠的油豆腐招待券,山田顿时感到一阵轻松,一点儿把这一难题全部扔给三日月的愧疚感都没有。




他正坐在餐厅写压切长谷部的观察报告,本来早上宝贵的时光应当是用来和压切长谷部相互口遁的,但是这个计划从昨天开始就彻底泡汤。




厨房的煎锅滋啦滋啦的想着,那个本该和他口水大战三百回合的付丧神正穿着围裙板着脸炸汉堡肉。套用包丁藤四郎的话,这个场景该叫什么来着——对,人妻!




山田十分怀疑经历过太多变态审神者的虐待,压切长谷部的内心已经不正常了,每天不做点什么家务他就浑身不舒服!




这么想着,山田又唰唰唰在报告表上写上老长一段话,只在最后摸着良心加了句“以上均为推测,暂无实据”。




十点左右加州的远征结束,他帮山田从现世和此世的中转站取过一个包裹后,又被山田叫去买晚上的菜。




现世和此世的中转站与邮递点差不多,若是现世有什么东西要寄到这里来,审神者就会在收件地址那栏填上一个特殊的地址。在现世的人看来,它就是一个普通正常的地址,但却会通过狐之助的运作最终寄到中转站去,方便审神者取货。




现在山田收到的包裹就放在他手边。他写完昨天的内容后,停下笔对厨房里的压切长谷部喊道:“我推荐你到时之政府的行政机关工作怎么样?”




“哈?”




“你太衰了,再让你走原来的编制体系你肯定还会遇上人渣,如果成为执法部的刀剑大概就没有这种问题了吧!”




执法部之下还有许多细分,但总体来说是一个由付丧神和人类相对平等相互制约组成的部门。那里自然也是有上下属的级层关系,但是刀剑付丧神的生活却不直接受上司的干预,除了出任务,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度过其他时光。




“所以呢……?”压切长谷部把锅里的汉堡肉一个一个翻面,自嘲般反问。




“所以你去不去?”山田收好观察报告,开始拆包裹,他撕开胶条自信道:“只要有我的推荐信,你就能参加相关的考核,我想你应该可以通过……靠!”




压切长谷部转过头,瞄见山田目瞪口呆地看着装在包裹里的东西。下面是铝盒包装的香烟和看起来就很贵的红酒,上面则放着一张白底金边的卡片。




——一张结婚邀请函。




新郎方和新娘方的名字他都熟悉到爆炸!他特么的新年才见过一面的大学室友兼好友要和他大学同一专业的系花订婚了!




想当年他和另外两个好哥们一起熬过夜,赶过论文,建过模型,借过订书机的钉子。现在其中一人脱团了,而且结婚对象居然还是大学的系花?!什么时候勾搭上的,他居然不知道!




说起友人,山田也是无奈,过年的时候被两个好友约去现世小聚了一下,当时还一个个都是单身狗呢。现在大半年没联系,突然其中一个就订婚了,简直就是对革命友谊的背叛。




山田在心里感慨着,不过他也没什么好抱怨的,哪怕请帖和烟都被万能的狐之助从现世转到他手上了,他才知道订婚的事,也是他自己玩失联zuo出来的。


谁让他一成为审神者,他们友谊的小船乘风破浪的次数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了呢?



但这能怪他么?他还没退休,过着一周一假名隐匿在时空中的日子,身为有职业操守的审神者,他怎么好意思,啊呸,怎么敢和现世有太多牵连。




说起来都是历史修正主义者的错。



虽然他不是什么重要的历史人物,但好歹也是时间溯行军的目标之一,万一他身份泄露,被来自未来的敌方“修正”了怎么办?



他被砍也不要紧,反正他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脆皮法师,未必就打不过溯行军。可他的亲友不一样,别说是掌握黑科技的时间溯行军和反时政恐怖主义者,就连被现世的抢劫犯砍上一刀也够呛。




他不敢拿他们的命打赌,比起死亡和疏远,他更希望他们能好好活着。人若是死了,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为保障审神者的安全,时之政府专门成立应对组织保护审神者们的个人信息。将他们的身份暂时从现世中抽取走了,如果审神者在就任期间拿他们原本的身份证去查会发现根本没有此人,能查到的只有时之政府为他们准备的假身份。




从法律层面上说,他们根本就不存在于现世的社会上。就连影像照片,也被时之政府的专员用23世纪的科技改成了其他和原主七八分相似的脸。只有人的记忆,两百年后人们仍然没有攻克完美篡改记忆的技术,于是不了了之。




这些被封印的资料全部以分子密码的形式收集在某处,没有人知道那是哪里,只有等审神者因某些原因解任或退休决定回现世后,这些被改动的信息才会逐一复原。




可一般审神者都是套一个假身份了事,就算是待遇更好的解压教室审神者也不外乎一年一换,像山田这么能折腾的还真不多——整条时间轴就他一个。




所有解压教室都直属安防部3科和4科,接受山田的4科副科长看到他假身份每周一换的要求时眉毛都没动一下,直接砍了他所有的年终奖和一年15天的公假,然后通过了他的申请……




眼下盯着邀请函在日光灯下闪闪发光的烫金边框,山田只觉得心里有一群喝醉酒的九州汉子载歌载舞歇斯底里。




UNBELIEVABLE!!!




山田以逐电追风的速度啪的盖上了盖子,他深呼吸一口,又打开一条缝,伸手从里面勾出烟盒。




他端详着铝质包装片刻,没认出上面的英文字母到底是什么牌子。他本人并不抽烟,与喜好无关,只是出于健康考虑,防止自己死于肺癌之类贻笑大方的原因。




不过朋友和婚礼邀请一起寄来这一特定条件让他跃跃欲试,很有抽一支体验一下的欲望。 




于是他打开盒子,从里面拿出一支有模有样地叼着,而后又转身去储物柜里翻来覆去找他以前买来装逼用的酷炫打火机。




结果当然是没有找到,山田想想还是用咒术点火算了。




他在心里默念两句,而后打了个响指。比细小的火苗从他的指尖蹿起,颜色在玫瑰红和橘黄色中交替变换,看起来酷炫值满点。



“你要干什么。”把汉堡肉放到架子上沥干净油,压切长谷部端着盘子走进。



山田咬着烟,用另一只手指指自己嘴上的东西,眉飞色舞地露出几颗牙齿道:“你说呢?”



压切长谷部上前几步就要把他嘴里的烟拿来扔掉。山田见状立刻熄了手上的火以免误伤,他一连后退好几步,避开压切长谷部的动作。



“哪来的?”压切长谷部皱眉。



“朋友订婚送的!”



压切长谷部心道你这种二货还有朋友?



最后山田还是没能躲过老妈子心爆发的压切长谷部的禁烟行为,只能作罢,息了抽人生中第一口烟的心。


收好“喜糖”和请柬,订婚的时间在三天后,仍是他的工作时间。压切长谷部的“住院”没有结束他不能请假,所以观礼他估计去不了了,礼物倒是能通过中转站寄过去。




“时之政府执行部,去吗?”山田把话题掰回打开包裹之前。




去吗?




压切长谷部一直将主命奉为真理,所以遭受再多无妄的非难和折磨他都可以暂且忍受。他把那位退休了的审神者当做自己的光,踉跄的走过凹凸不平的道路,龃龉前行。




现在,有人却突然告诉他,他可以重新开始,可以有别的选择。告诉他拿到光照不了多远,无法指引他离开黑暗的迷宫,要他松开抓住光源的手。告诉他他实在太倒霉了,只能一个人走完所有的路,只有他自己摸索才能彻底离开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鬼地方。




“……去。”他听见自己这么说道:“我去。”




“嗯,好,就这么决定了!”




“……不胜感激。”




“不客气!”








————————————




#有点BUG,没空改啦,暂时先放着吧orz……强行加苏加漂白,想写长谷部的感谢台词所以各种瞎搞逻辑不太通顺,大家都凑合一下(狗带)




#万屋街区“2010s”支路参考图,出处




评论

热度(79)